九带犰狳西府作家作品联展(十二)-西府文学

西府作家作品联展(十二)-西府文学


西府作家作品联展(十二)
本期推送:魏淑琴(陇南)散文《母亲的为难事》《生命重在精彩》,吴岱宝散文《安平沟印象》《雪山洞游记》,张全忠散文《家乡的年味》
***************************************

母亲的为难事(外一篇)
陇南/魏淑琴
早晨起来,隔着窗户看到了这个季节的又一场大雪。大地像披上了盛装,把刚刚开发的小城装点得更加美丽。路上行人穿戴似企鹅一般,忽然想到我又是好久没去看望母亲了,她老人家今天穿的可暖,病体可抵得过这严寒?瞬间,母亲那沧桑的脸、蓬乱花白头发、残疾单薄、且忙碌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念在心里疯长……
母亲,像一棵根深蒂固的老树,在那还是我儿时盖的土胚老房里,扎根似得住了好几十年,无论儿女在城里住房条件多么优越,似乎都与母亲无关。自父亲去世后,母亲就是老房子里唯一的主人,老房子里每一件老物件都承载着母亲的故事。
记得那个萧瑟的秋天还没过境,不等立冬节气到来,已落下一场匆匆而来的初雪……那天我也是去看望母亲,无论今天这场雪是这冬的第几场落雪,节气是“三九”还是“四九”,我知道,母亲的身影依然在父亲离去的老院子孤独守候,寂寞终老。
每每回家,母亲都是颤微微地给我说出她积攒了很久的为难事,盼望能给她解决。一些在我看来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在古稀母亲看来就是万难的事,所以只要我回家,都会顺从母亲的意愿,但有一件事,让那天的我也很为难,我至今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是2016年的母亲节,我特意赶回去陪母亲过母亲节,并打算小住两日,晚饭给母亲做了喜欢吃的饺子,睡觉前给母亲洗完脚,把母亲扶到炕上,和母亲没说几句我就开始打盹了。
乡村的夜很静,隐隐约约传来遥远的犬吠声,偶尔也有邻居家的猫“喵——喵”的叫,在这个静谧祥和的夜晚,尤其有母亲陪伴在身边,那种几十年相依相伴的温暖充盈着我的心,便懒散亲呢地靠在母亲的身边,嗅着那熟悉不过的土炕味道,一种久违的温暖如母亲赐予我的催眠曲,迷迷糊糊刚刚合眼,母亲就把我叫醒。母亲问我,今晚不看手机,又不和我说话,咋就睡着了?我说:以后来看您,专门陪您说话,再不看手机了。今天我累了,很困,先睡了,有话明天再说……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就被母亲叫醒,我睡眼惺忪,灯光很刺眼,便眯缝着眼睛看母亲,只见母亲穿得整整齐齐端坐在靠窗户的炕头上,看上去立坐不安,似乎真有很重要的事情给我说。
“娘,您有话给我说吗?”母亲磨磨唧唧,似乎很难说出口。稍后,母亲才说: “两个月了,粪便池满满的了,没人担。上一次半池粪,我给保姆一百元钱担了两担解决了,这回满满一池粪便,我掏更多的钱祈求保姆,可保姆说,怕庄里人笑话她担粪的事,给多少钱,她都不愿意干。庄里人干别的活,只要掏钱就有人来干,可这担粪的活我把谁都叫不来啊!”母亲既是发愁,又是很难为情地解释。
“啊!又让我担稀粪?母亲的话似乎是提神器,让我完全地从朦脓的睡意清醒过来。我想,往常我担的时候穿的宽松衣服,这次我穿着粉色的长裙,高跟鞋来的,咋干这脏活呢?母亲许是猜出我的心思。就说:“这活真的不好干!可是,娘想来想去只能等你干,其它的几个女子,有的来了打个半转就走了,有的干脆不来,一两个月都见不上人,这活如你不干,娘还能指望谁呢?”
这时,我心里一个人在嘀咕着,如今这保姆也歪腻了,她吃喝拉撒都在这个家,他嫌自己粪便脏臭,我就不嫌吗?这一个月几千元工资掏上,我还要把粪便担了,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娘:那我得套个衣服,把我浅色裙子护住,要不然就臭得不能穿了。”母亲忙说:“你昨天一进家门,我就给你找好你父亲穿过的旧中山服了,等粪池掏完洗漱了再穿你的裙子。”我专注地看了母亲一眼说:“原来您老人家早就‘算计’着我来给您干脏活了,看来我只能认命了。”
母亲看我是笑着给她说的,她也笑着给我说: “嘿嘿!你说的对,担粪便的脏活,我根本给其他的几个女子不敢说。” 这时,我抬头看了看仙人桌上摇摆着的老钟,时针正指向零晨五点半,母亲已将兰颜色旧中山装放在炕头上,让我快点起,我顺从地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挽起长长的卷发,身穿宽大得像袍子似得中山装,把裤口装进袜子筒,脚穿胶底松紧布鞋,这一身打扮,九带犰狳自己觉得像极了村东头那个傻村妇,也许整个村庄也再找不出比这更原始的造型。
我知道母亲的灵动,她叫我这么早干脏活,主要是怕白天村子里人把我这副打扮的女子当“西湖景”看,也怕臭到路上的行人。母亲虽然病残十多年了,却一如既往地勤劳,就在我担粪便的过程,她一刻也没有闲着,母亲一会给我捏着手电,一会拿一双手套让我把手护住,一会给我帮着接过扁担,我担走她目送,我返回她等待……母亲真是一种岁月!母亲的情怀,需要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品味。
掏完粪便池,天渐渐亮了,母亲早在盆里倒好了热水,母亲手里拿着毛巾等我洗手。一边等一边说:“我娃把我的大愁愁解决了,这段时间寻不到担粪便的人,愁得我晚上都睡不着觉,眼看粪便池满的溢出来了,我心里眼里都着急……还好!终于担完了”原来母亲昨晚上因过滤担粪的事,一直没睡着觉。
我边洗边给母亲说:“以后便池满了就打电话叫我,四十分钟车程,千万别为难您,看把您给愁的,您心脏不好,血压又高,老人睡不好觉,会烦躁不安,容易引发眩晕、心脏病复发。”母亲的眼泪突然蚯蚓般顺着脸上的沟壑滑了下来。
“哎!人老了,干啥都不中用了,保姆都嫌我邋遢,不和我睡一个炕。 昨天我娃突然回来了,给我既包饺子吃,又洗脚,晚上还挤在我身边睡,我感觉太幸福了!”母亲和天下所有老人一样,老盼着儿女回家,尤其父亲去世后,对我的依赖多了,我亲情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份亲情的弥足珍贵。
洗漱完,换上长裙,淡淡的肉粉色感觉很是清爽,我甩着裙摆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逗得母亲笑了,母亲风趣地说:“城里女子的模样又出来了昂……”我也笑了。母亲托着一半偏瘫的身体在院子里不停的忙活着,刹那间,我从母亲丝丝银发和布满沧桑的沟沟壑壑中捕捉到了母亲的艰辛和坚韧,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溢满心间,母亲所经历过的酸甜苦辣,又如一江春水,在我的心里悄无声息的流淌……母亲稀疏的白发让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凄凉,切切生疼!
清晨,乡村沉浸在一片雾霭朦胧,山顶上云雾缭绕,山岚氤氲之中,雾气笼罩着小山村,一阵清脆悦耳的鸟雀声,划过母亲的院落,清风拂面而来,夹杂着丝丝乡村独有地泥土气息,一股凉凉的空气,随着深深的呼吸沁入心肺,看见母亲小院里南墙边几棵四季碧绿椭圆的冬青树,东侧的小菜园,韭菜、白菜,菠菜、香菜、花卉等给人满目嫩绿欲滴,一种无法表达的生命绿,慢慢驱尽我身体里的复杂和寒凉。
岁月无情,我仅能做的,是常回家看看……
回家的路上,脚下积雪咯吱咯吱地响,为母亲行走在冰天雪地间,心里却溢满温暖,虽然我还不知,今天母亲又有什么为难的事在等我去做,但我真切希望母亲有所需要,给我这个女儿一个个做事的机会和陪伴的理由。此刻我真切的感悟到,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人生在世,有母亲相伴,还能为母亲做点事,是儿女最大的幸福!
生命重在精彩
记得那次假期去九寨沟旅游,刚走进景区,就被沿途遍布森林的溪水、蓝水、瀑布等九寨沟的精灵迷住了。尤其被“云在水中游,水在林中流,鱼在天上游,鸟儿在水中飞”的画面迷得神魂颠倒,难怪人们说“九寨归来不看水。”因太贪恋九寨沟的山水,我便在半道下车,一路追逐着九寨沟的山水疯狂抓拍,竟然忘却了旅伴的存在……
则查洼沟是九寨沟Y字形景区之一,主要景点长海、五彩池,长海是九寨沟所有湖泊中最大最深的海子,也是九寨沟最高的湖泊。 而五彩池是九寨沟最小的湖泊 ,但也是最诱人的风景。
山间沟底色彩鲜明的藏寨,那古香古色的木楼,掩映在一片翠绿的海洋中,房前旗杆上悬挂着五彩的经幡,山风吹来,招展轻吟。有藏族老阿妈告诉我:“山风每吹一次,五彩经幡就飘起一次,经就念过一次。”这美丽的传说给高山秀水增加了无限的宗教韵味,使九寨沟多了些神奇与神秘。
神奇九寨沟因为海拔高,垂直落差很大,山顶岩石风化严重,寸草不生。中间过渡带苔原草皮覆盖,到了山腰以下,松林茂盛,千年生息,形成了“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高原气候。由九寨沟游人中心到长海,海拔落差1060米,习习之凉风让游人真实的体验到山上山下的的温差。
当我置身海拔3060米长海观景台,俯瞰那九寨沟最大的海子——长海。水色湛蓝,远远看见无污染液化石油汽船载着游人在宽阔的长海中游弋。有人说:长海是远古冰川的儿子,它没有出水口,靠冰碛物阻塞成湖,长海的南边冰川雪峰上的积雪是长海的水源。所以,长海又以“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著称。
远观长海,犹如一位旷世美人,丰姿绰约,清秀得没有丝毫的脂粉修饰。在它身边站着一棵传说中的独臂老人松。他的左边光秃秃的,就像刀削的一样,而右边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长海神奇美丽,藏民很好客,名族风情也很浓,但海拔高,山风咆哮,即使穿上厚厚的外套,也冻得游人缩头哈腰,只有那些专业摄影师丝毫不怕寒凉,专注地喵着镜头拍摄,我走马观花,以“扎西德勒长海”告别。
就在我转身下山时,一个特殊的游客吸引了我的眼球。我突然发现这位高大魁梧抱着小女孩的男子是位盲人,孩子约两岁左右,她纯真清澈的眼睛认真地望着我,我偷偷地给她使了个鬼眼,小女孩眨着机灵的眼睛,对着我憨憨的笑,两条毛笔似的小辫也在舞蹈。他的妻子文静大方,一双透着文静贤慧的大眼睛很有神,感知她是个心灵静美的女子,丈夫皮肤白皙,一脸的和蔼,但他眼里没有光,眼珠子始终朝上翻,仿佛在用耳倾听,用心在感知周围的一切 。此刻,我的心底泛出莫名的惋惜!这么漂亮的妻,如此这般可爱的女儿,要终身面对双目失明,这是何等的不容易啊!随即我又很是不解,这里空气稀薄寒冷,一个盲人带着这么小的孩子来旅游,父亲再好的风景又看不见,孩子那么小,懂风景吗?!
盲人的妻随着拥挤的人群,把手里一根约一米长的木棍伸展给丈夫,一头是抱着孩子的丈夫,一头是文静的妻,他们就这样相携前行……我一直默默地跟在三口之家的后面,通过一根木棍相牵、相依、相伴中,我感觉到了一个缺憾生命精彩的绽放,他们三口之家的画面触动了我的灵魂,觉得这一幕就是三口之家人生旅途的写照。我内心深处,尤其很眷恋这位秀外慧中的妻,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敬意!也对这位充满慈爱的盲人父亲能肩负起家的重任,由衷的敬佩!内心充满了对三口之家的喜欢和祈愿。
走过一段,快要出沟时,在一个周围有护栏的观景台,聚集了好多大人小孩,热闹声夹杂着喝彩与惊叹!盲人的妻也牵着木棍那头的丈夫朝热闹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我也挤到人伙去凑热闹,原来这么多人在围观一只很乖的小松鼠,而九寨沟的小松鼠也非常神奇!居然一点都不惧怕人类,乖巧的嫣然像个孩子,与众多小朋友在互动时,就像一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只山野的小松鼠怎么会这么通人性呢?!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当孩子们拿出自己的零食,唤它过来吃,它就迎合着往前走,且吃的样子非常可爱,逗得游人一片哗然。似乎九寨沟的一切都成神奇的了。
盲人怀里的小女孩见状,反应很是强烈,发出了她欢快的声音,妈妈陪着女儿笑了,盲人父亲似乎心有灵犀,也感知到了家人的欢颜,也随着笑了,我再一次被这三口之家的笑容感动了,忽然觉得盲人是人生旅途中的勇者、强者,盲人的生命远比我们常人的生命绽放的精彩! 这三口之家是我九寨沟一行,见到的最美丽、最温暖,最感动人心的风景,这景已烙印在我心的深处。
原来世界因爱而温馨,人与人之间因真情而永恒!
在去五彩池景点的栈道上,人流排成了长龙,在郁郁葱葱的山脉脚下穿行,盲人一家互爱、相携、相依的身影在色彩亮丽的人流中美丽成景,与九寨沟苍翠欲滴的绿意相应成趣。他们在旅途中的身影在暗示旅途中的人们,生命纵使有缺憾,但更有担当,甚至比健全生命绽放得更加精彩!
九寨沟“晴天看水,阴天看山,不晴不阴看云烟。”世界的九寨每天被国内外几万人踩踏的木质栈道却是一尘不染!可想而知,九寨沟的景区有多纯净?! 在盲人后面走着,忽然听到孩子发出稚嫩的声音“爸爸我要喝水。”盲人放下怀里抱着的孩子,从他背的背包里拿出水壶,很熟练的给女儿把水递在嘴边,后盲人伸过胳膊搂过妻子,一家三口坐在适逢游人稀疏的栈道边沿上,腿垂掉下去,深情依偎在烟雾缭绕的山脉脚下,似乎在倾听大自然的回音,感受着世界的恩赐。这期间我很惊奇盲人熟练准确的做事能力,好生羡慕这幸福快乐的一家三口,也默默地为他们送上最虔诚的祝福。
尾随在盲人一家到了九寨沟最小的湖泊——五彩池,九寨藏人称它为海子,盲人的妻给丈夫说:“五彩池幽绿中透着蓝、蓝中泛着橙、橙中映着赤、赤中蕴着黄、色彩斑斓。群山、绿树、天空、云彩倒影于水底。”其实我也在听,盲人的妻迎合着丈夫的脸上淡淡的笑容,她的脸上也掠过一缕缕浅浅地笑,再现了她的贤德。九寨的五彩池像一块镶嵌在则渣洼沟奇异多变的宝石,亮丽着一波又一波游人的眼眸,真是神奇的五彩池!美丽的九寨水啊!而三口之家是九寨沟的景中景,画中画。让人在赞叹九寨沟纯净美之时,也为我在童话世界九寨沟遇到的静美而赏心悦目。我真想就势躺在自然的怀抱,于那干净的木质栈道上再深切地感受一下九寨沟的纯净,仰卧静观九寨沟的水天一色,连同那三口之家的温暖一同定格在我永久的记忆。
作者简介:笔名:浅墨清语,姓名:魏淑琴,教师,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人,陇南市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长篇编辑,从事职业教育工作多年,钟爱文字,有6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省内外期刊、报纸、网络。有精品散文合集出版发行,著有个人文集、长篇小说。
************************************

安平沟印象(外一篇)
吴岱宝
安平沟森林公园位于陈仓区坪头镇境内,地处渭河南岸,秦岭北麓,距离宝鸡市26公里,从310国道或宝天高速前往,十分便捷,可谓地平水浅,离城不远。是一个幽静的所在!这里的山,苍翠欲滴;这里的水,清澈见底;这里的树,高低掩映;这里的泉,甘之如饴;这里的石,千姿百态;这里的瀑,激流五叠;这里的草,绿茵如盖;这里的花,千娇百媚;这里的鸟,千啭百啼;这里的农家,淳朴善良,十分厚道,保持着先民的原生态。节假日游山、玩水、摘花、采果、休闲、娱乐……放松身心,一任逍遥自在,尽情享受山水灵气、自然生气和生物神气,以弥补自己的元气而激发生活的锐气,安平沟是最值得留恋的地方!
一个仲春的清晨,我们来到这里。一踏进广场的牌楼,就感觉到迎面扑来的缕缕馨香。河滩上的蒲公英、地丁等不知名儿的小花姹紫嫣红;山坡上树木茂密,野蔷薇、紫荆等颜色各异的花朵交相辉映。谷底溪流潺潺,天空白云悠悠;一缕晨曦散漫过并不高大的黑虎山,把一片霞光洒在清澈安平湖上,顿时湖面波光粼粼,熠熠闪亮。悠闲的小河鱼,三五成群,往来嬉戏;伶俐的黄莺儿,你追我赶,一次次掠过水面;湖水浅浅,直视见底,河虾悠游自在;岸边的石头,大小不等,参差罗列,随意点缀,任由游客坐立行走;拦水坝上喧嚣而下的流水,形成几十米长的水布,一直延伸到黑鹰寨的山脚下,清明透亮,引人注目。在湖边的亭子里小憩,欣赏着无边的美景,全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舒坦。
山崖上“黑鹰寨”,好似三只飞鹰在半空盘旋,忽隐忽显。引人遐思,据说“黑鹰寨”海拔1080米,崖壁垂立,峰顶叠峦,地形十分险要,因常有黑鹰翱翔栖息于峰上,故得此名。历史上曾以宝鸡市城区为中心的古驿道四通八达,安平沟是当时经凤县黄牛铺镇通往(四)川陕(西)的古道之一。“黑鹰寨”是这条古道的必经之路,四周崖壁嶙峋,地势艰险,是驻守东沟与南沟交通的重要关隘。清朝末年,峰顶曾建有山寨(现有部分遗址)。解放战争时期,为阻止马鸿逵队伍(国民党军队所部)南逃,解放军在其顶部筑有工事,现在仍可见原工事平台数处。所以说“黑鹰寨”实为一处古道要隘。安平沟人文底蕴由此略窥一斑。
这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们一行五人,在经过西山招生将近一周的艰难跋涉后,返回途中,有人提议,找个地方放松一下。于是不约而同地说:“去安平沟!”于是我们便沿织女河逆流而上,直奔大地沟(东沟)神橡树所在。天阴微雨,沟内烟雾缭绕,云山雾罩,恍若人间仙境。沿途山光水色,时隐时现,妙曼迷离。山花、野树、藤蔓、毛竹、怪石、俊鸟,在烟霞云气中,越发美妙。放佛牛乳中洗过一样,清新自然,令人心旷神怡。经过艰难跋涉,过栗树王、杜鹃山、五峰城,在充满想象里远望犀角峰后,我们来到了响声潭。潭水有声,叮叮泠泠。一副对联油然而生:响水潭中潭水响,黄金谷中谷金黄。回文对句,雅趣横生,妙不可言。继续前行,稍折向西,就到了神往已久的神橡树和大瀑布跟前。
神橡树,据当地人说,此树为韩湘子亲手所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高达数十米,威武雄壮,枝繁叶茂,树干粗壮的要由六、七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围拢,树冠覆盖近半亩大小。因年代久远,树身厚皮斑驳,满目沧桑。我们躺在浓荫密布的树下,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感慨自然的神奇与壮美。这棵树曾经历过多少朝代更替,多少战火硝烟,多少风霜雪雨,多少雾霭雷电?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它却依然故我,郁郁苍苍,用自己的身躯为过往的人们遮风挡雨,匝一地清凉,筛一地星辰。自然在人的面前是多么的伟大与久长,人在自然的面前是何等的渺小与短暂。人应该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才对。因此当地百姓把这棵树当作神树,在其前边建了一座小庙,供奉着这大自然的精灵。所以时至今日,仍有很多男女香客,前来烧纸敬香,以祈求神橡树赐福消灾,平安吉祥。我想这种美好的祈愿,必将与橡树同在,与山水永存!
玉龙泉瀑布与神橡树互为一梁之隔,来到流里沟口,就会隐约听到水流拍打石崖的轰鸣声,越往近走,越能感到有一股湿漉漉的凉气随风飘来,倍感清爽。置身于瀑布前,一帘飞瀑从天而落,在青山绿水之间,拉起了一个三级银色围帐,这就是所谓的玉龙泉瀑布了。瀑布因其潭底的红色石头上有一个天然的白色玉龙而得名。看那瀑布上游,一幅白练从天而降,飞流直下,势不可挡;流水拍打在悬崖峭壁上,发出巨大轰鸣,震撼人心;下游因山势崎岖,瀑布斗折蛇行,宛如飘逸的白丝带,在微风中飞舞摆动,飞珠溅玉,泠泠有声;飘忽不定的云雾,倏忽往来,在瀑布上动态点缀,更显现出山高水长的神秘。让人感到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美妙的世界!
又一个难得的机缘,一个深秋的正午,我们组织一帮工艺美术专业的学生到安平沟写生实习。安排好学生后,我们顺着织女河一路行进,这一次走的是仙人沟(正沟),沟底两旁,满是板栗、毛栗、核桃、柿子,树上果实累累,芳香四溢;山上树叶黄绿错综,黄栌的叶子也泛出嫩红的颜色,随处望去,就是一幅养眼的风景画;河滩上的野蔷薇粉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楚楚动人;白杨树高大的枝桠上堆积着喜鹊精心编制的巢穴,三五只长尾巴喜鹊叽叽喳喳,呼朋引伴在枝头闹个不停;清澈的流水从奇形怪状的石头上,跳跃而下,哗哗啦啦,欢快不已;河床上的柳树,在洪水的冲刷下,根须悬空,在几颗大石头上依然挺立,宛若一个天然的大盆景,让人赏心悦目;山脚下农家的菜地里,嫣红的辣椒、紫色的甘蓝,墨绿的萝卜、嫩绿的白菜、金黄的豆荚,色彩绚丽,一片生机;时不时忽然有一群土鸡或一两只小狗,从草丛中钻出来,围着你打转或跟着你逍遥自在的行走,你忽然觉得你成了安平沟的一员。人与自然真的融为一体了。
过玉女潭、五叠瀑,就到了三家村。顾名思义,三家村就三户人家。房舍砖木结构,宅院宽敞古朴。屋檐上、木椽架子上、院子边的树木上挂满了黄澄澄玉米棒子,和檐口的一串串红辣椒相映成趣。让人感到生活的恬静与安逸。于是又生发出许多感慨来。当下城里人倾其一生作房奴,买的其实就是一个位置。与老祖先所说的房相去甚远,更不要宅、院了。于是便羡慕起这静谧的三家村了。
再往里走,就到双龙寺了。在八仙潭的周边,弧形摆放着上洞八仙的汉白玉雕像,一个个神采奕奕,栩栩如生。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中,在烟霞云气的侵润中,在鸟语花香的弥漫中,在色彩斑斓的映照中,八仙潭作为一个整体,自然而然的融合在安平沟的氛围中,似乎把人带了蓬莱仙山,俗气顿消,浑身舒畅,做了一次心灵洗礼。
这一次实习很成功。回来后,我们举办了学生实习作品展。魅力十足的安平沟,又一次在校园大放异彩,令许多涉足过安平沟的人们都刮目相看。
三去安平沟,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景点,不同的感悟。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安平沟是值得去的地方。人生需要安逸、安康,更需要安之若素;人生也需要平和、平实,更需要平心静气。安平沟会给你这些。或许你去了,比我感悟的更美好、更独到、更深刻。我等待着……
雪山洞游记
某天下午受朋友之邀,去了一趟雪山洞。
雪山洞原为朝天观洞窟,是道教全真派代表人物丘处机修炼之所。一如宝鸡的金台观、陈仓的磨性山,陇县的龙门洞。所以也就成全了雪山洞宝鸡道教名山的雅号。洞窟内供奉玄坛列祖,洞窟上有老君台、玉皇殿遗址。洞外三皇殿、药王庙;七层洞窟阁楼依山而建,外观形似宝塔,颇具特色。洞内有五圣祠、送子娘娘塑像。
雪山洞风景区植被茂密、森林覆盖、鸟语花香、清幽宜人;而且地处潘太公路边,交通十分方便。门票很便宜,每人10元。很实惠的。
我们坐车,出东门,过渭河大桥,西行过潘溪杨家店、二郎庙、小庵、斜坡、小村,就到潘家湾,然后拐南行进潘太公路王俪桥,行程大约30多公里。就到雪山洞了。
雪山洞景区,除雪山洞主建筑阁楼、老君台遗址相对集中外,其它景点相对分散一些。从导游图看,从山门进去,向东上爬上重阳台阶,就到重阳亭,穿过这个亭子,再往上爬就到七星岩了,上了半山脊,有奕盘,也就是棋盘石,再往上就可以欣赏到丘处机石像,爬上山顶但见霄凡石一石顶天,高耸入云。再往下看,故路如游龙,车似蚁动,树木繁茂,流水淙淙。一派天然景象。沿苍龙岭西行,蜿蜒蛇行,七拐八弯,就到南天门、玉皇殿遗址,从玉皇殿渐次下山,历中天门攀岩,转过一个大弯,路拐向东,就到南天门石阶了。在南天门稍事休息,沿台阶下来,就到由东而上的重阳石阶的对面了。几乎形成一个囫囵的桃心形。估计这一圈大约要3到4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走完全程,也没有看到景区门口介绍到的大象石、鬼门关、龙树、藤缠树。但是我们已经领略到雪山洞的魅力了。天下名山僧多占,此言不虚,想当年邱道长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这样一个人间仙境,也由此给后人留下这么一个人文荟萃、景色迷人的好去处。所以,如果你在喧嚣的都市里呆烦了呆腻了,不妨去很近的雪山洞玩玩,你立即会感到少有的轻松和愉悦。
在山间的水里嬉戏、徜徉,在河里的石头山照相。取景框随意打出去,就是一幅美轮美奂的图景。当然收获的不只是美图。定格的还有发自肺腑的喜悦与欢乐……
作者简介:吴岱宝,笔名:文野斋主,宝鸡市陈仓区职教中心
*************************************

记忆中的年味
灵鼠
家乡过年时的浓浓年味厚重地道,亲切自然。虽然有些年俗已经逐渐演绎变化,但其文化根脉依然生机勃勃,按风俗传统过年仍然是家乡里最重要的节日大事。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革命化春节”简捷俭朴,许多年俗被淡忘。改革开放后政通人合,人们生活慢慢好起来,过年的各种风俗也恢复兴盛了起来。
提早准备,除旧迎新。进入冬天,脑筋活泛的人家便开始为过年谋划。家长们通过各种手段和神通挣钱,为过年的各种开销做准备。主妇们围绕过年开始忙忙碌碌。给大人小孩或做或买新鞋新衣,或把旧棉衣棉裤、窗帘床单被褥枕头枕巾拆洗一下。到了腊月,围统扫舍,清除室内外一年的落尘垃圾,干干净净准备过年。讲究的人还要用涂料(以前用干净的崖土、白土、白灰)粉刷墙壁,用新纸糊补顶棚(卧室屋顶),用砖石修补破损的地面、墙头等。购买过年用的桌橙桌布、炕蓆、灶具、燃料等用物。
置办年货,准备过年。过了腊八,年气渐渐旺盛了起来,城里乡里的大小集市也热闹了起来。人们成群结队赶年集,卖买年货。卖年货多就是把家里出产的多余的辣椒、蔬菜、水果、鸡蛋、大肉等卖掉。买年货就是围绕“吃穿用乐”置办年货。
吃:就是买肉、菜、粉条、油、调味品、瓜籽、花生、水果、烟酒、水果糖等。穿:就是买新衣、新鞋、新帽等。用:就是买年画、对联、门神、灶神、窗花、彩纸、红灯笼、香烛鞭炮等。乐:就是买孩子们用的玩具,买烟花炮仗,买缚秋千、耍社火时的用物等。家里的巧姑娘巧媳妇们手持剪刀剪窗花剪艳格,糊花窗。大人小孩们洗澡理发讲卫生。
老先生们挥豪写对联。富裕户杀年猪杀鸡。杀年猪时孩子们最感兴趣的是看汤猪、吹猪、拨猪毛、开膛破肚、翻肠子、抢吹尿泡,吃热盘子。男人们忙着磨白面,缚秋千。主妇们大显身手蒸年馍,做年饭。家乡的年馍多是白面馒头和花卷,有的花卷蒸得像指头蛋大小,小巧玲珑,是专门给上门拜年的亲戚客人们的回礼(回盘)。最基本的年饭就是烂(做)臊子,煮肉(陇州凉盘用),做蒸碗(甜米、粉蒸肉、夹沙肉、鸡肉等等)。
欢天喜地,热闹过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送灶神。腊月三十到正月初三过大年。腊月三十主要习俗是上坟祭祖,贴对联门神灶神、挂灯笼,晚上守岁吃年夜饭,零时开门放炮迎神,敬灶神财神天神土神。有时的除夕夜,村上的小青年还敲锣打鼓串门贺禧讨喜,图个吉庆热闹。正月初一的主要习俗是进庙礼佛敬神,祈求事事顺心。初二初三的习俗是走亲访友拜年送祝福。
从正月初四到十五的习俗是以闹春玩乐为主,主要习俗有打锣鼓、荡秋千、耍闹社火,逛庙会,买送灯笼,十三至十五日赏灯游灯等。家乡传统的秋千有两种:一种是用高大的木头做支架支撑,架上横梁,绑上粗麻绳和踏板就成,玩时由一人或两人踩蹬,蹬荡得越高越好;另一种秋干叫轮轮秋,在东南镇撒边庄一带常见,多是把碌碡竖磊起来作为中间支点,支点上固定轴承转珠和横木(钢管),横木两端各绑上麻绳和踏板就成,玩时在横木两端各趴或坐上人,让别人掀着转圈,转速越快越好。
耍社火多以步社火为主,由锣鼓钗引领着化了戏装的关公、财神等神仙好汉战将们的身子,进村入户送福送财送平安。正月十五,全县各种门类的马社火、高芯、步社火等进县城游演闹春。正月十六到二月初十,是家乡年味的后续阶段,这一时期的主要习俗是正月十六的庙会、二月二庙会。正月十六主要到香山寺等寺院拜佛,游(去)百病。二月二主要是到药王洞敬神,参加传统的县城一年一度,为时十天的物资交流大会。二月二过后家乡的年味也就散了,人们才开始着手春耕生产和一年的营生去了。
家乡的年俗丰富多彩,家乡的年味源远流长。祝愿家乡人民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作者简介:张全忠,网名灵鼠,陕西省陇县人,县作协会员,文学爱好者。
*************************************
本期编辑:鲁 翔
*************************************

总监:杨广虎李喜林编辑:窦宝九张玉峰 鲁 翔编委:姚伟李宝萍王保强李江涛任雪莉安永强赵亚玲王小波吕小雅刘钢玉铃儿摄像:马立宣传:祁军平技术:窦宝九**********************************************投稿邮箱:869197946@qq.com窦宝久bjzhangyufeng(微信)张玉峰405469522@qq.com 鲁翔**********************************************
西府文学社会员为平台特邀撰稿人,请按时投稿。
姚伟、王保强、李江涛、任雪莉、李宝萍、马立、祈军平、段吉昌、刘钢、玉玲儿、王小波、赵亚玲、吕小雅、窦宝九、蔡广林、徐涛、马永占、闫瑾、吴利强、薛娅、米梅、史凤梅、张静宇、魏云霞、舒文静、杜亚军、魏爱云、赵文周、张兰、孙春燕、杨润杰、牛小荣、木木、舒文静、刘莉、蔡胜利、乔栋、郭月琴、王宝鱼、马宝学、张帆、樊文博、董雅丽、罗会娟、罗永侠、吕晓兰、李芙蓉、贺雪玲、史英杰、徐斌会、赵海涛、张江丽、包琳琳、刘志宏、刘俊丽、苏咏梅、赵灵娟、焦芳琴、吴天丽、李彦、阮嘉莉、贺建玲、张玉峰、赵新海、孙乖霞、韩军岐、张继劳、默晓、李志强、邰俊毅、张银萍、秦胜利、冯咪乐、魏淑琴、(继续增加)
加入西府文学社请与任雪莉、刘钢、鲁翔联系。会员作品收入《西府诗文选》,会员本人入编《西府文学榜》。

***********************************************
天水苏蕙文化研究会欢迎您关注,会长萧菡
天水金石拓片文化研究会欢迎您关注,李吉定
宝鸡市金台区蟠龙镇蟠龙山村村主任:魏忠祥
**********************************************
欢迎广告植入,联系13098151362(微信)
**********************************************
西府文学社2017年选本印刷通知根据文学社计划,2017年选本筹备工作开始,列为“西府文库”第二套第三本。1,作品入选对象:西府文学社会员、片长、顾问、总监。2,作品来源:全部选自西府文学公众号近期推出的作品,即“西府作家作品联展”、“西府作家风采录”及“西府作家作品欣赏”的部分作品。3,印刷时间:2018年4月底前完成印刷并发书到会员手中。4,资金来源:西府文学社会员会费及临时集资(未交会费的会员作品不再收入),会员赠送一册(非会员要求入选的每册收费50元,发表作品三件5000字内,赠书一册)。5,统稿编辑:姚伟、李宝萍、任雪莉、鲁翔。6,2018年3月底前吸收新会员,请欲加入西府文学社的文友与统稿编辑联系(会费一百元,入选作品四次10件以上、赠书四次/册)。7,会员投稿发送到各统稿编辑或鲁翔QQ邮箱405469522@qq.com。非会员作品投稿发给公众号编辑。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40009.html